談首都核心功能與文化內核建設

談首都核心功能與文化內核建設

“四個中心”及世界一流和諧宜居之都,是黨和國家對新時代中國首都所定的戰略地位與奮斗目標。以怎樣的具體形態和文化內涵來展示首都核心功能呢?需要進行進一步思考。

我認為,強化首都功能和文化內核建設應虛實并舉。“虛”指思想觀念到位。有學者說:“想要改變世界嗎?先去改變人的觀念。”點明理念、價值觀等意識形態,對干事者的關鍵意義。“實”指奮斗行動到位。“幸福是奮斗來的,奮斗就是一種幸福。”輝煌系于歷史、未來始于腳下,首都功能及其文化內核建設,要求虛實合力。

定都北京是歷史和人民的選擇,首都人當有自信。京城自燕薊方國走來,近3100年;京師自海陵王遷都計,約866年。唐以前是關中視野、國以長城為界;唐以后包括華北東北視野、國以長城為腹;天下居中觀進化。現北京由北方重鎮,而遼陪都,而金帝都,元后長期作為統一版圖之京師演化而來。解放戰爭后期,中共中央約在1948年思考定都。1949年9月第一屆全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經充分協商,改北平為北京,并通過“共同綱領”法定中華人民共和國首都為北京。所以,北京作為國都,是優秀傳統文化、革命文化、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組成部分。對此,首都人當有歷史和文化自信。

守正創新是首都信仰的脊梁,首都人當有自覺。須讓首善自京師始的文化傳統,與首都政風、社風、民風如影隨形;須永葆珍貴的京師觀及首都信仰,如獨特自律性與更自覺、更普遍的向上向善言行等,使文明成為“首善之區”最美風景。

守正,指堅持古今中外首都主流精華,無愧中國“舉旗幟、聚民心、育新人、興文化、展形象”之先鋒。創新,指隨時代變化,不斷賦予首都文化以領跑性、代表性的內容與形式。守正創新的成果標志,是令近者悅、遠者來的文化魅力,是使人情動、心動、行動的公共產品。

首都成員是首都核心功能建設共同體,首都人當有胸懷。1.64萬平方公里內皆是首都建設“自己人”。中央系統及部隊、群團,外國駐京機構、企業、媒體,國有、社會、民營單位等等,長期融入北京、造福首都。應熱情而誠摯地與之結成合力,建設更加美好的首都責任、利益、命運共同體。

國家記憶、首都表達是短板,首都人要有貢獻。研究表明:實踐一旦被“歷史”性地記錄下來,就會成為民族的集體記憶,塑造出一種持續穩定的價值觀。歷史記憶需要多種方式來建構,關鍵在“有形記憶物及場所”構筑的社會環境。

華盛頓,建立涉美重大事件(二戰、越戰等)反思性場所,其藝術性、紀念性使游人如織。墨西哥城,主要大街遍布雕塑及紀念碑石,有關旅墨華人的內容也位列其中;墨西哥大學成片建筑外墻,以藝術大師馬賽克彩畫記載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以來的革命事件、社會現象……

首都當為國家記憶薈萃地,民族文明輝煌城。但圍繞“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的人民奮斗,天安門量級傳播影響力的“有形記憶場所”稀缺。短板,導致國人認同比認知高,知“古”知“外”比知“今”知“己”高。這關系愛家愛國的情感基礎,影響認知理解、認同共識……

繼續完善古都文化同時,應著力構建國家現當代文明的首都表達高地。要通過十幾處乃至更多富有中華價值感、經典藝術性的“有形記憶場所”,輔以“門楣上的家國、梁柱間的經典”之匾額文化,重鑄首都形象文化的巨大能量。

建立首都文化的主流主導樞紐,首都人要有擔當。內容為王、價值為尊,是文明進步與文化實力主線。首都若在國家價值供應、民族內容傳播上,享有權威、科學、便捷的主流地位,須從市場配置資源角度營造位勢和場勢。

基本單一民族的日韓兩國,為達到國民受到規范民族文化傳承教育、國際傳播本國權威文化的目標,自上世紀后半期依托首都,先后完成本國文化資源的經典化;并且隨科技進步基本實現傳播數字化。在推出首都運作、全民共享的國家公共產品后,人們無論日常生活還是從事文創生產,凡涉人物、事件,或器具、服飾,及制法、用法、規則等內容,均可從中得到支持。兩國文化傳播中較少受混亂困擾,首都文化的主流主導樞紐,功不可沒。

首都必須通過基本建設:用強大的中華文化數據庫,來體現內容資源的精準、全面及有效的供應力,適應文化生產力主體、文化消費主流需求;必須通過應用建設:用數字化、時尚化、魅力化方式引導、教化、影響、帶動文化產業的健康發展。

總之,首都的核心功能,其實質是首都文化作為國家民族文化之代表,應發揮其引領、示范、凝聚、組織、帶動的巨大能量。其對國家與國民“有用值”的高低優劣,是首都建設永恒且艱巨之本。

(作者為北京社會科學院首都文化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責任編輯:葉其英校對:李天翼最后修改:
0

toto日本进口专卖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