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真:交錯的文化史,互動的東西方——歷史上中歐文明的接觸與交流

摘要:報告站在中國和歐洲文化互動的角度,從古羅馬、古希臘對中國的認識為開端,以文明的交流與互鑒為切入點,梳理了中西文化交流的歷史脈絡。了解中國與西方交流相遇的歷史,掌握西方與中國互通互鑒的歷史,對當下中國文化的發展有著重大的現實意義,可以進一步提升民族的文化自覺,更好地理解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和而不同”理念。

QQ截圖20191016161110

李真 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中國文化研究院副教授

點擊觀看完整報告

點擊觀看精彩視頻

大家好,今天報告的題目是《交錯的文化史,互動的東西方——歷史上中歐文明的接觸與交流》。報告將站在中國和歐洲文化互動的角度,從古羅馬、古希臘對中國的認識為開端,以文明的交流與互見為切入點,梳理中西文化交流的歷史脈絡。報告會初步介紹以下幾個階段,從秦漢時期的中西初識到蒙元時期西方人的東方游記,再到明清時期西方傳教士推動中西文化交流進入高潮,最后再講講再歐洲形成的中國熱引發了近代歐洲文明的深刻變革。了解中國與西方交流、相遇的歷史,掌握西方與中國互通互鑒的歷史,對當下中國文化的發展有著重大的現實意義,可以進一步提升民族的文化自覺,可以更好的理解“和而不同”的理念,尊重文明的多樣性,締造文明的豐富性。

一、秦漢時期的中西初識

眾所周知,中國和歐洲分別處在歐亞大陸的兩端,之間是無盡的曠野沙漠和連綿的崇山峻嶺。先秦兩漢時期,中西交通盡管艱難,但仍有許多痕跡可尋,連接起歐亞大陸兩端的是那些在歐亞腹地時常遷徙的游牧民族。那些口頭的傳說,零星的記載,一代代的宣傳形成了西方關于中國最早的知識——一半是神話,一半是傳說。

自夏、商、西周以來,中國的中原文化與西方各族文化就發生了交流和影響,并且通過游牧民族與中亞、北亞、西亞甚至更遙遠地區間接地發生了接觸。這種接觸使得歐亞大陸逐漸構成了一個鏈環。隨著歐亞草原之路的形成,春秋戰國時期的中西文化交流就有了進一步的發展。在公元前6世紀—前3世紀,中國和希臘兩個文明國家間的交流就是靠中國農耕文化首先與西方游牧文化進行接觸,然后又通過草原游牧民族繼續向西傳遞而實現的。

在古希臘時期被稱為古希臘史學之父的希羅多德在他的代表作《歷史》中記載過東方中國的大體方位。希羅多德生活的年代正值中國的春秋時期。在《歷史》的第四卷中引用了公元前七世紀希臘詩人、旅行家亞里斯特亞士的長詩《獨目篇》中的一段記載:“住在‘北風以外’有一個名叫希伯爾波利安(Hyperboreans)的民族,其居地‘延伸至海’。”

除此,在《歷史》中還記載:“紀元前7世紀時,自今黑海東北隅頓河(Don.R)河口附近,經窩瓦(Volga)河流域,北越烏拉爾(Ural)山脈,自額爾齊斯河(Iitish.R)而入阿爾泰天山脈間之商路,已為希臘人所知。”

責任編輯:李天翼校對:馬中豪最后修改:
0

toto日本进口专卖店